一九九一.

【澜巍】鬼怪

1.修
他是水,是火,是风。
是光芒,也是黑暗。
并且曾经。
也是个人。
兵戎相见,万箭齐发,仅以五千兵力对付百万骑兵。
百姓们将他称之为神。
扛着漆黑的血,砍着敌人而过。
他曾经是百姓们的武神。
他拿着剑,在战场上肆意杀戮,没有人是他的对手。
却输在他的弟弟夜尊手里。
他凯旋归来,却被以谋反之名拦在城门外。
“百姓之上有王,王之上有神,百姓将沈巍拜为那个神。”
这是烛九对夜尊说的话。
他虽然看清了敌人的刀式,却为能看清年轻君王对自己的嫉妒与恐惧之心。
也不知道那才是刺向自己的最锋利的一把剑。
“您一定要这样吗?”沈巍曾经在这个地方拥立自己的弟弟为王。
“所以你再也不要上前了,到此停止。不管是什么,都到此停止。止步在那里,承认自己是逆贼。那朕便放其他人一条活路。如果你再走近一步,你走的每一步,每一条视线,朕都会杀掉他们,将尸体垫在你脚下。”年轻的君王为了威胁沈巍,抄了他的府邸,将他府上的百十口人还有一起征战多年的兄弟绑在这里,只为逼他自裁于此。
“将军,我们没事的,您去吧,走向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君王吧。”一直陪伴着沈巍的奶娘这么说到。
沈巍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。
“他在谋反!不要给他府上的人留活路!是朕的谕旨!”
他每走一步,便死了一个人。
仆人,丫鬟,乳娘。
这段到大殿的路他走了多年,从未觉得如此漫长。
迈出去的腿没有走多久,府上人便已死了一半。
“住手!”沈巍停下步伐,缓缓跪下。他拿着刀,对着自己的胸膛。
“君让臣死,臣死便是。”
“王上!您确定!要让臣死吗?”沈巍直勾勾的望着夜尊。
“朕才是皇帝!所有人都该拥立朕!可他们却说你是神?你是神,那朕是什么?”年轻的王上从高台上走到面前,握住他的手,将他手里的刀,送进了自己的胸膛。
“是你拥兵自重!是你制造舆论!你死有余辜!”
“谁也不能给谋逆罪人收尸,将他的尸体放任在田野中,让**去撕咬他的尸体,你也只有喂饱那些**的价值了,这是谕旨!!!”丞相烛九,一副丑恶的嘴脸下着谕旨,年轻的君王对丞相的野心毫无察觉。挥了挥衣袖离开。
“沈巍将军!!我们的将军啊!!!菩萨啊,请保佑我们的将军啊!!!”
“王”下了谕旨,百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将军被抛尸荒野,连祭拜也只能在三尺之外。
沈巍听到了这些百姓哀悼。
不要向任何人祈祷,神不会在听。
这样想着,缓缓阖上了双眼。
在一天中最灿烂的午时,他死在了自己守护的君主的剑下。
一只蝴蝶围绕着将军胸口的剑飞,最终停在了剑上。
沈巍将军,成了鬼怪,不死不灭。

【澜巍】鬼怪

序言.
被人类双手触碰或者是沾上了人血的东西,一旦有了灵魂,便会变成鬼怪。
在无数战争中沾上了数千战士血液的剑,甚至还沾上了自己主人的血,又是多么的无可奈何。
只有鬼怪的新娘才能拔起那把剑,拔起那把剑之时,他才能回到水里重归平静。
那并不是他可以抗拒的神托,重新以不灭之身唤醒的鬼怪,仿佛置身于世界万处,却又哪里也不存在,现在也在某处。
“还真是浪漫到可怕的诅咒呢,为了寻死去寻找新娘,也真是可怜。”
“若是遇到事关生死的瞬间,一定要用灵魂恳切地祈祷。那样也许会被某个心软的神听到。”